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党史资料 > 苏州地方党史人物

不惜身死为革命——许金元

苏州地方党史人物 发布日期:2020-05-20 15:29 访问量:

许金元,又名肖羊,1906年生于苏州城渡僧桥山塘街。幼时父亲即亡,由母亲抚育长大,家庭经济并不富裕。许金元秉性刚直,好学上进。在苏州萃英中学读书时,他品学兼优,列为优等生。他尤其喜爱文学,作文每每出类拔萃。

中学毕业后,考入杭州之江大学。1923年,在之江大学由恽代英、侯绍裘介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并负责青年学生工作。

国共合作后,许金元热烈拥护孙中山先生领导的国民革命。孙中山到上海时他和几位同志曾专程到场欢迎,并赞颂孙中山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中华大丈夫气概。不久他加入了国民党。

1924年夏,许金元肄业于之江大学,返回苏州,在博文中学执教。翌年9月,中共苏州独立支部成立,不久他由青年团员转为共产党员。11月,他任国民党苏州党支部常务执行委员,以国民党员的身份从事革命活动。

许金元的主要战斗武器是一支锋利的笔。他目睹帝国主义为奴化中国人民而加紧实行的文化侵略,内心十分忧愤焦虑,深知国民革命不“唤起民众”,不得到民众的信仰,不得到民众的拥护,是不会真成功的。因此,他还在之江大学念书时,就开始以笔论战,投入了思想文化战线上的斗争。为提倡革命文学,他和几位同学于1924年5月发起成立了“悟悟社”,并以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等报刊为阵地,连续发表了《“风流才子”式的文学者还不醒悟吗?》、《革命文学运动》、《为革命文学再说几句话》等文章,无情地鞭挞了那些“风月”文人的肮脏灵魂,深刻指出靡靡之音泛滥“只能使人们颓丧、无聊、消极、自杀……人人如此,结果只是促短了国家的寿命”。因此,他极力呼吁“被压迫的国家都不需要这种文学,在两重压迫底下的我们,尤其不需要它”。许金元的锋芒所向,刺痛了几只“叭儿狗”们。《小说月报》、《文学》等刊物先后刊登“记者先生”和“秉丞先生”的文章攻击许金元。许金元毫不妥协,据理笔战,满腔热情地提倡“能激发人们去做‘革命者’的革命文学,以期国民革命早日成功,真民国早日出现”。

与此同时,许金元积极参加了当时全国声势浩大的非基督教运动,与吴县苏州城区“极浓厚的教会势力格斗”,以唤醒民众特别是青年学生。1924年12月19日,他联络叶天底、周徳新、张先甲、胡啸先等人,在培养小学成立了有12人参加的非基督教同盟苏州支部,自任支部执行委员。12月25日圣诞节那天上午,许金元,叶天底等人分别在博文中学、乐益中学、苏州公学、培养小学、吴县第四小学等处发表非基督教演讲,听众多为动容。下午又组成四队,分赴阊门、观前、城北、王府基(现体育场)散发传单。这些活动,对苏州市民影响很大。为了帮助误入歧途的青年摆脱教会的束缚,许金元还在《觉悟》副刊上发表《告在教会学校里肄业的学生们》、《警告教会学生不要着迷》、《苏州的非基督教运动》等文章,言辞恳切,晓以中华民族自尊之大义,希望已入教的同学 “不要怕牧师和传教士们的责备和同学们的非笑”、“快点退出”教会。他还向社会大声疾呼:“一个独立国家,应有其教育自主权。”许金元领导的吴县苏州城区的非基督教运动,与全国各地的非基督教运动汇成一股洪流,给了帝国主义教会势力以重大的冲击。

当时,在苏沪地区的文化思想战线上,还有一场关于“和平”问题的论战。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用一部分群众中产生的厌战情绪,高唱“和平”调子以麻痹群众。而“有些睡眼朦胧的人们”竟也帮着他们提倡起“非战文学”来。1924年7月,《小说月报》将要出版一期“非战文学”号。许金元针锋相对,先后发表《向左转》、《论非战文学和非战思想》等文章,精辟地论述了战争的性质:“为自私为压迫人家而战的‘战争’是要不得的;为向强者争自由而战的‘战争’是千万要得的”。并且对战争的根源分析得入木三分,指出“帝国主义者一天存在,第二次大战的危机,终是一天伏着的”。因此,他告诫人们:“‘和平’两字是野心家(如帝国主义和军阀)用以哄骗弱者的话”。“只有为自由而战,为正义而战”,才能赢得真正的和平。 1925年,他的思想更趋成熟。4月10日为哀悼孙中山先生,他发表了《悼孙先生并勖同志》一文,写道:“劝君莫对孤灯空流泪,劝君莫向明月长叹息。同志们,在孙先生遗容之前,遗嘱之下,让我们大家携起手来下一个决心罢:“摧不了帝国主义不罢手!打不倒军阀不回头!”号召人们以革命的战争反对反革命的战争,将国民革命进行到底。

由于许金元这些战斗的文章直指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因此引起了苏州警察厅的极度恐慌和仇视,派密探多方侦查许金元的行踪。有一次,上级发一电报给许金元,被警察厅截获。许金元得知风声,便机灵地将设于平江日报社楼上的苏州市党部机关及他的大量书稿迅速转移他处,使敌人一无所获。他接替叶天底,担任了中共苏州独立支部第二任支部书记。从此,他一面继续以笔为武器,战斗不息;一面则以主要精力领导和组织吴县的工农革命运动。他奔波于社会,深入工人、学生、教员之中,发现、培养积极分子参加国民党,并从中选择优秀分子吸收为共产党员。仅据当时披露于苏州诸报的不完全统计,自1926年1月至5月,就发生苏纶纱厂、公民织布厂、铁木机厂工人、漆工等较大的罢工斗争达7次之多,参加的工人最多达2000余人。这些斗争给中外资本家以很大打击。

半年后,许金元调任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委员。不久,上级党组织又送许金元入广州中山大学学习。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夕,许金元突然接到主持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工作的侯绍裘从南京发来的一封电报,让他立即去南京参加紧急会议。他接电后即从广州取道上海,匆匆赶到南京。

4月11日凌晨2时,由侯绍裘主持的紧急会议正在进行中,不料,会场突遭公安局侦缉队包围,除个别人越墙脱险外,许金元、侯绍裘等10人均被逮捕。

许金元被捕后,在狱中不怕威胁利诱,不怕高压恫吓,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敌人终因一无所得,将许金元置于麻袋内,极其残酷地用刺刀乱戳致死,然后投尸于秦淮河中,许金元烈士牺牲时年仅2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