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党史办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党史资料 > 苏州地方党史人物

云间有颗启明星——侯绍裘

苏州地方党史人物 发布日期:2024-01-25 13:22 访问量:

侯绍裘,字墨樵,1896年6月4日出生在松江县城内丰乐挢东堍一个地主家庭里。

侯绍裘4岁即从塾师识字,17岁考入江苏省立第三中学,发奋读书,学业优秀。1917年暑假,侯绍裘从松江三中毕业,次年以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被南洋公学录取,专攻土木工程专业。学习期间,他兴趣广泛,既能吹奏箫、笛,又善绘画篆刻。但更关心政治,关心国事,每天总要阅读报刊杂志。

当北京五四运动消息传到上海,各校纷纷响应。次日,侯绍裘和全校600余同学,参加全市国民大会,会后举行大游行。南洋公学学生手执“抵制强权”、“共讨国贼”、“还我河山”等标语,髙呼爱国反帝口号,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声势浩大的爱国运动,使侯绍裘的爱国热情更加高涨。他回校后,当即草拟了一篇提倡国货、抵制日货办法的文章,公布在学校的要道走廊里,倡议上海学生每人出10元股本,开办一个不求赚钱的国货公司,与日货对抗。此举虽然他本人后来也觉“幼稚”,但毕竟是他平生第一次提出的爱国的具体主张,体现了他对变革社会的热忱和大胆的探索精神。

5月11日,上海学生联合会成立,他是南洋公学推派参加市学联工作的3位代表之一,担任上海学联教育科书记。5月16曰,全国学生联合会在上海成立,侯绍裘又被聘为全国学联的文牍,负责起草宣言、口号、电文等等。

这年暑假,他和其他32位同学继续留校,开展“暑假留校服务宣传部”,开办“工人义务学校”。他自任校务主任,招收徐家汇一带的工人、店员、小手工业者及少数附近的农家子弟来校学习,教授识字、国文、常识。他们自编讲义,侯绍裘编写了“国文讲义”和“自然科学常识”两种,且免费供给学员。他们自编的教材,后皆由上海民智书局出版,对全国工人和平民义务教育产生了很大促进作用。当时,上海市有8所这样的义务学校,都属于侯绍裘负责的上海学联教育科直接领导。以后,他把办义务学校和开展工人运动结合起来,南洋义务学校的许多学生后来都成了工人运动中的积极分子。

随着新文化运动迅速兴起,进步书报刊物如雨后春笋。《新青年》杂志的出版,是侯绍裘思想上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因。正由于他深知进步书刊对指导青年走革命道路的巨大作用,所以他在暑假中与同宿舍同学,组织了“爱国十人团”开展活动。秋季开学后,又在“爱国十人团”中发起建立“九人书报贩卖处”,专门推销《民国日报》、《星期评论》、《建设杂志》、《新青年》、《新潮》等进步书报,使同学们更多地接触和接受新知识、新思想。

1920年暑假,侯绍裘在松江家乡与赵祖康等人组织了松江京津沪宁回籍学生联合会、问题周刊社,共同编辑发行了《问题周刊》。因为封面上印了一个“?”,被松江人民亲切地称为“耳朵报”。侯绍裘在创刊号上发表《我们对于社会的贡献》,宣传社会革新,宣传科学和民主,反对因循守旧,反对封建迷信。《问题周报》直到暑假结束才停刊。

图为侯绍裘、赵祖康等创办的《问题周刊》

侯绍裘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学校当局的恐惧和敌视,他们为避免触发同学们的愤怒,竞以“举动激烈、志不在学”为由,趁暑假之机,偷偷将他开除了。

是年秋,侯绍裘离校后曾在宜兴县和桥的彭城中学任教,课余为学生义务补习,深得学生敬爱。自此,他以教育战线为阵地,培养青年,革新教育,始终以宣传革命为己任。

1921年夏,他回松江度暑假,正值私立景贤女校被迫停办。他觉得这是妇女教育的很大损失,心里十分惋惜。于是四处奔走,找了同乡朱叔建、钱江春等热心于教育事业的朋友,恰好此时他小学时老师朱季恂从南洋回到家乡,也热心办学,他们遂共同合作,侯绍裘还变卖了家产,接办了景贤女校,改名景贤女子中学,绍裘亲任校务主任。他提出办学宗旨是:宣传社会主义,把这种主义宣传出去;鼓励学生关心国家大事,教育学生要以“改造社会”为己任;学习新思想,走在时代的最前面。

侯绍裘早在1921年就由朱季恂介绍加入了中国国民党。1923年,孙中山在共产党人陈独秀等帮助下,初步整顿了国民党,规定全体党员填写志愿书,“重新入党”,4?5月间,侯绍裘与朱季恂两人由邵力子介绍,重新填表加入了国民党。此时,松江只有他们两位国民党党员。与此同时,侯绍裘还与朱季恂、高尔柏、陈贵三等人,共同编辑出版了《松江评论》,旨在批评地方时事,介绍新的思想,唤起民众革命精神,提髙民众常识,以求达到对社会的改造。到1924年,《松江评论》共出刊40多期。它坚持民主立场,宣传新思想,宣传社会主义,介绍俄国十月革命和列宁的事迹,同时宣传了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并批判国民党右派,对社会的影响很大。

图为侯绍裘主编的《松江评论》

1923年夏,侯绍裘与恽代英等人建立密切关系,在恽代英的影响与教育下,不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是年1月9日,中共上海地委兼区执委会召开第一次会议,贯彻党的“三大”精神,决定设立国民运动委员会,积极开展统战工作。侯绍裘与朱季恂在松江教育界发展国民党组织,到9月,已发展到34人。他们以景贤女中为基地,成立“三五社”(即三民主义与五权宪法),进行公开活动,它是实际上的国民党松江县党部机关,侯、朱成为党部的实际负责人。次年,国民党江苏临时党部组成,侯绍裘即任临时党部委员。

五卅运动发生时,侯绍裘兼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宣传委员和教育委员,恽代英兼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宣传部秘书,他们通过国民党系统参与对运动的领导,绍裘亲自担任上海大学学生总指挥,领导宣传活动。五卅惨案发生的当天夜晚,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侯绍裘与恽代英主持国民党江苏省临时党部会议,听取国民党各方面的汇报,商讨紧急措施,按我党的统一部署布置了“三罢”斗争。6月1日,全上海展开了罢工、罢课、罢市的斗争。根据党的指示,6月4日,侯绍裘与沈雁冰、董亦湘、韩觉民、沈联璧等30余人,发起成立“上海教职员救国同志会”,明确宣布要和学生及各界民众共同救国。中旬,侯绍裘与董亦湘被“同志会”推为代表,出席了上海全市工、商、学联合会,共商救国之道。“教职员救国同志会”组织了演讲团,侯绍裘与沈联璧、杨贤江、叶圣陶、钱江春、王芝九等都出去宣讲。1925年暑假,侯绍裘受苏州乐益女中聘请担任校务主任,并兼教员。同年8月23日,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正式成立,侯绍裘当选为省党部执委会委员,兼任宣传部副部长。因中共上海区委(即江浙区委)已命他去苏州开展党的工作便邀请共产党员张闻天、叶天底等同赴乐益执教。侯绍裘抵苏不久,即在乐益女中秘密地主持建立了中共苏州独立支部,直属江浙区委领导,这是苏州第一个中共组织,乐益女中也成了苏州民主革命活动的据点。侯绍裘在苏州的工作重点主要放在中共地下组织的工作和群众革命活动上,先后吸收了一批有一定觉悟的优秀分子入党,并通过党支部领导苏州的群众革命活动。同时,他领导了苏州国民党的活动,吸收了一批要求革命的人加入国民党,扩大了左派队伍,并于11月24日成立了国民党苏州市党部。

图为乐益女中大门

侯绍裘肩负共产党、国民党两方面的工作,又同时负责景贤(松、沪两校)女中、上大附中及乐益女中的校务工作。工作十分繁忙,但他对教育工作仍十分认真,一贯重视对学生进行知识和爱国思想的教育培养。同年10月他担任了中共上海区委民校党团江苏省书记,工作更为紧张,有时顾不上吃饭,拿了大饼或烤山芋,边吃边工作。他有哮喘病,病倒了,也不肯好好休息,安静下来就读书、思考问题。

1926年1月他离开乐益女中,与柳亚子、朱季恂、刘重民、张应春等代表江苏省党部,出席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侯绍裘被选为提案审査委员会委员。在这次大会上,他与西山会议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因而成了国民党右派的眼中钉,常遭其所雇佣的流氓的围攻与暗算。1926年3月12日,国民党在南京举行孙中山陵墓奠基礼。3月11日,侯绍裘与柳亚子等率领江苏省党部的代表到南京出席。“中山葬事筹备处”早已被右派分子所操纵,因此省党部代表下了火车还未走出车站,就遭到了反动分子所雇佣的流氓打手的袭击,幸亏站上群众制止,才得以解围。但侯绍裘与共产党员陈君起都已负伤。3月12日下午,陵墓奠基礼在中山陵墓地茅山坡举行。右派分子雇佣200多名流氓,事先装扮成学生,有的还充当纠察、服务人员,早已守候在那里了。奠基礼刚结束,右派分子突然喊起“打倒左派”的口号,蜂拥地将柳亚子、侯绍裘等党部代表围住,接着石子横飞,棍棒拳脚交加。侯绍裘临危不惧,按照事先的布置,镇静地派人保护柳亚子与女同志,并指挥代表后撤。他自己挺身而出,同右派说理斗争,但立刻波棍棒、拳脚不时毒打,他的头部和身上伤痕累累,顿时被打得不省人事,幸亏同志相救,才免遭噩运。3天后,伤势还未痊愈,他又毅然返回上海。

4月底,侯绍裘和柳亚子、朱季恂等赴广州参加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会后因事暂留中央党部。6月底返回上海,并担任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的职务。

1926年10月到1927年3月,中国共产党领导上海工人阶级先后发动三次武装起义,侯绍裘都积极参加了。他通过国民党系统,在上海中上层资产阶级和党内各派势力中做了大量的宣传和组织工作。3月中旬,在上海市民代表大会上,他与罗亦农、汪寿华等,当选为上海特别市市民政府委员。从开始准备,他就在党的领导下,通过国民党系统,参加了起义的重要组织活动。

此时蒋介石对共产党人蓄谋已久的血腥屠杀,已从南昌、九江、安庆开始,南京时局尤显紧张。3月30日,侯绍裘以江苏省政务委员的资格带领省党部部分人员先期离沪,途经各城市稍停,为省党部迁宁作准备。4月2日,他到达南京,立即投入革命活动,与随后到达的省党部其他成员一道,在筹组江苏省政府工作中倾注了大量心血。为了防备蒋介石在南京公开反共,屠杀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4月8日侯绍裘在省党部执委会会议上,宣布:蒋介石已公开走向反动,我们要做好准备,防止他的突然袭击。省党部通知所属各部将重要文件、密电等材料进行整理,转移到安全地方保存起来。安排省党部的一般工作人员和女同志,当天晚上就到外面旅馆寄宿,以免发生意外。而负责人则坚守岗位,通宵值班。同志们劝侯绍裘租个旅馆,把家属、行李安置好,自己也回避一下。他坚定地说:“我们不怕危险,……更重要的我们是负责人,不能随便行动”。

4月9日上午11时,蒋介石到南京后,立即密令逮捕共产党人,国民党右派率领流氓,捣毁了省、市党部,并将党部负责人张曙时、黄竞西、高尔柏、范志超及工作人员30余人,捆押到南京市公安局。当晚,侯绍裘要外出参加紧急会议,妻子胡鸣鹤劝他暂时躲藏一下,他深情地说:“曙时同志被捕了,我们要想方设法营救他。他年纪大了,受不起苦啊!”说罢,坚毅地迈步出门而去。

为了反击敌人的迫害和镇压,10日上午9时,省党部召开南京市民肃清反革命派大会。大会由刘少猷主持,侯绍裘代表省党部愤怒谴责蒋介石唆使流氓打手捣毁省、市党部,拘捕两党部负责人的反革命罪行,强烈要求惩办肇事者,保护集会自由,保护工人运动,恢复省、市党部。大会正在进行中,得到密报,将有暴徒在会场上暗杀侯绍裘。担任会场纠察的兵工厂工人,闻讯要回厂取枪前来保护。侯绍裘不准,唯恐连累群众。10时许,风声更紧,经大家再三劝说;侯绍裘才越墙而出,离开会场。临行时叮嘱道:“必须坚持斗争。如果斗争失败,我们只好转入地下,各归故里,从头做起”。

当晚,侯绍裘得知张曙时等人下午已伺机脱险,即赴张处,共商应付办法。刘重民、林剑城也来到张处,大家研究决定,上海来的同志仍回上海,建立秘密组织,坚持开展地下斗争,并派林剑城往沪宁沿线联络,提醒各县党部负责人高度警惕,以防万一。

晚上11时,江苏省党部、南京市党部、市总工会等各革命团体的共产党主要负责干部,在大纱帽巷10号姓王的同志家召开党内紧急会议,商量应变措施和反击蒋介石反动派的具体对策。不料,会址已为反动派的公安局侦缉队探悉。凌晨2时,会议正在进行中,突遭侦缉队长赵笏臣带领的50多个便衣密探包围。除刘少猷越墙脱险外,余皆遭逮捕。敌人先行诱骗,后施刑讯,他们无一人屈服。蒋介石妄想以“江苏省主席”职为诱饵招降侯绍裘,当即遭到严词驳斥。敌人再施酷刑,侯绍裘志坚如钢,毫不动摇。反动派无计可施,竟残酷地把他们一个个活活捅死,装入麻袋,抛入秦淮河中。同时遇难的有刘重民、谢文锦、文化震、许金元、张应春、陈君起等同志,侯绍裘牺牲时,年仅31岁。

苏州市党史办